首页

玄幻魔法

《由南向北》全+番外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由南向北》全+番外: 分节阅读_58

    家家训,谁也不能做让奶奶不高兴的事!
    可是现在这情况……怎么跟老人提呢?
    “虎子,你们跪在地上干嘛?”成奶奶拄着拐杖,慢慢地走了过来。成爸成妈赶紧让开位子,搀扶着老人家坐下。
    路爸路妈有些尴尬,说起来两家人都没拿自己当外人,成奶奶也是他们贴心的长辈,可眼下出了这幺蛾子事。两个人欠着身坐着,谁也不好意思说话。
    正在这时,路楠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奶奶,我妈不让我跟虎子在一块儿!”
    话一出口,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责难地目光直直射向路楠,你怎么能跟奶奶说这种事呢?成奶奶没察觉众人的紧张情绪,笑眯眯道:“楠楠,出什么事了?你起来,慢慢说。”
    路楠跪着不动,大声道:“奶奶,我妈不让我和虎子在一块儿!”
    “哎?”成奶奶皱眉。“你不是一直和虎子在一块儿吗?”
    “是啊!我们俩好好的,干嘛要分开。”路楠膝行到成奶奶跟前,委屈道:“奶奶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小中媳妇,这是怎么回事?”成奶奶对着路妈道。
    路妈为难,当着老人家的面,怎么能揭开路楠和成向北事呢!他们这年纪都有点受不了,要是告诉了成奶奶,那后果……想到此,路妈只得低头。“您听楠楠瞎说,没有的事!”
    “妈,您是答应我和老虎的事了?”路楠打蛇随棍上。
    “我……”
    “奶奶!”继续搬救兵。
    “咳,应了,应了。”
    虽然说表面上路妈是答应了,可成向北和路楠的日子也没好过。
    小兔崽子们,竟然瞒了大家这么多年,临了,还搬出奶奶这尊大神来压场。路妈越想越气,足足把路楠关了一个月。
    而这一个月来,成向北也没闲着,先是给他妈跪了两天,最后成妈在全家的劝说下,终于承认了儿子要跟路楠过一辈子的事实。然后,她又陷入了新的烦恼,虽然说路楠也是吃着自己的奶长大的,可是半个儿子突然变成自家媳妇,以后可怎么相处呢?
    对此,成爸和成向东表示无能为力,成向北为他妈如此可爱的想法笑得三天没合上嘴。
    成家这边搞定了,就等着成向北救公主出塔了。
    与漫长的拖字决相似,这次成向北采取的是水滴石穿的办法。天天上路家门口蹲着,逮着机会就对路爸路妈献殷勤,路爸是尴尬了点,其实对于儿子的终身大事,他一向是顺其自然的。哪怕儿子发誓说要和成向北在一起,他也没有太过激动的反应。儿子小时候就被丢到成家养,做父母的心里怎么能没有亏欠呢?
    所以,儿子高兴就好,而且虎子这么些年是怎么照顾自家儿子的,大家都有目共睹。路爸拍拍蹲在门口的成向北,笑呵呵地去买菜了。
    成向北乘机进了门,路妈面色不善地坐在沙发上。成向北偷眼打量一下,张嘴就叫:“妈,看电视呢?”
    路妈一瓣橘子差点噎嘴里。“咳!咳!”
    “妈,您可得小心点!”成向北赶忙狗腿地过去拍背。
    “谁是你妈?”路妈不悦道。
    “您是路楠的妈,那当然也是我妈了!”
    “我不承认!”这孩子,脸皮也忒厚了!
    “妈,您不会说话不算话吧?那天在奶奶面前可说好了的,要不咱过去评评理?”
    路妈哑然,谁敢过去给老太太找难受啊!
    “妈,楠楠呢?”成向北一个劲儿往路楠房间里瞄。路妈防得严,他只能在路楠窗户下边看看爱人的脸,相思苦哇!
    “我把他关屋里了。”路妈冷脸道。
    成向北咬牙,挤出一记谄媚的笑。“您关得好,楠楠那天对您那态度就不对,得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哼!”路妈冷哼一声,道:“别看了啊,今天探视时间到了。”
    成向北依言起身,恋恋不舍地往外走。
    突不破路妈的防线,看来只能冒险上演楼台会了。
    当晚,成向北搬来了梯子,又借了安全绳,在他哥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往上爬。
    “我说你小心点啊!”路楠大开着窗户,担心地看着他。
    “你放心吧!”成向北比比大拇指。“我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扯淡,说什么呢你?”路楠啐道。
    “啊,我道歉,说错了。”成向北甩出绳子,勾住路楠的窗台。“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别说话了,抓紧!”路楠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成向北专心地往上爬,底下成向东也为他捏了把汗。都三十几的人了,还玩这种冒险。
    “楠楠,你在屋里干嘛呢?”路妈敲门。
    “啊?”路楠慌忙道:“没事!我听音乐呢!”赶忙跑过去把音量拧大。
    屋里骤然传出的摇滚乐声盖住了成向北吭哧吭哧往上爬的声响,路妈侧耳听了听,激烈的音乐声差点把耳朵震聋掉。“小声点!邻居要敲门了!”
    “知道了!”路楠也把耳朵贴到了门上,确定他妈走远了,这才放心地跑到窗边。刚走过去,就看到成向北的大头从窗户下冒了出来。
    “楠楠!”笑到灿烂地不行。
    路楠急忙把他拖进屋,两人激动地抱到了一块。
    忽然一颗石子砸上了玻璃,两人齐齐往下看,成向东正在打手势,示意他们把绳子扔下去。成向北拍拍头,光记着高兴了,忘了清扫作案现场。
    把绳子往下一扔,成向东急忙把梯子绳子收拾好,开着车走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滚倒在床上,你亲亲我,我戳戳你,幸福到心都快化了。
    第二天,路妈来叫路楠吃早饭。
    一推门,棉被下裹着两个相拥而眠的身影。自家儿子躺在成向北的肩窝里睡得正香,路妈当时就怔了,手按着门把不知该有什么表示。
    路爸见她神色有异,也缓步走过来看。半晌,拍拍妻子的肩膀。“走吧。”
    路妈神色复杂,凝视着丈夫。
    路爸揽住她的肩,安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可是……”
    “帮不了他们一辈子的。”说完,轻轻带上了门。
    门一关上,成向北立即睁开了眼。
    房间里很安静,侧耳倾听,还能听到勺子碰锅沿的声响。
    路楠还在睡着,他低下头,虔诚地在路楠额头印下一吻。
    从今以后,等待他们的,只有幸福。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