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明朝第一猛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明朝第一猛人: 第 三百三十四章 谁用谁知道

    不多时,客人到齐,除了朱由诚点名请的太皇太后、皇太妃以及天启皇帝的皇后、嫔妃之外,魏忠贤也到场了。
    也不知道是不想见朱由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魏忠贤借口大军入城,观礼人众,治安堪忧,需要得力的人坐镇东厂,所以没有在皇宫里陪伴天启皇帝接见朱由诚,而是带着一帮小太监去了东厂。
    不过,当天启皇帝发现土豆和红薯是美食之后,便命人把这个老太监叫进宫来共同品尝美味。看来,天启皇帝对于这个陪伴他成长的太监不是一般的喜爱。
    这次宴会的主角就是土豆和红薯。
    在朱由诚的指导下,御厨们把土豆和红薯做成各色美食,流水般地送上餐桌。
    天启皇帝和信王两个人看着美食,只能干咽口水。
    倒没有人敢拦着他们,拦着他们的是他们的肚子,那里面已经被土豆炖牛肉塞得满满当当的,再也放不下别的东西。
    最可恶的是朱由诚,明知天启皇帝和信王实在吃不下去,却硬要坐在天启皇帝和信王身边吃。你吃也就吃吧,还拼命的吧唧嘴,不时说道:“味道好极了。”
    那模样像足了小人得志。
    朱由诚摆出这副欠揍的模样,如果他不是武7状元,说不定天启皇帝和信王真会把他放倒,痛打一顿。
    唉,天启皇帝再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却被朱由诚欺负成这样,直是可悲可叹。
    这种新式美食实在是太奇妙、太美味了,大家的注意力都它们吸引住了,没人发现天启皇帝和信王的异状。他们只管埋头对付饭菜,桌上的菜如风卷残云般消失。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天启皇帝突然想起被打断的话题,悄声问道:“诚弟,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把平叛的功劳推荐给我呢。”
    朱由诚也低声说道:“所谓蛇无头不行,人无主则乱。条件越是艰苦,大家就越希望明主出现。好带领大家度过艰难的岁月。
    微臣把功劳推给皇上,也就是希望大家知道皇上是当世明主,这样百姓们有了盼头,就有了与灾难作斗争的勇气。”
    天启皇帝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突然,天启皇帝瞥见面色阴沉的魏忠贤,不由问道:“诚弟,你是不是和魏伴伴闹了意见?他最近的表现很不对劲。原来有人弹劾你,魏伴伴总是上窜上跳。比弹劾他自己还生气;可是这些天若是有人弹劾你,魏伴伴却开始装聋作哑了。”
    朱由诚叹道:“其实也有没什么,或许是魏公公最近心情不好吧。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心情的事情很难说,由他去吧。”
    天启皇帝乜斜了朱由诚一眼,说道“诚弟,不要瞒朕。朕知道的事情远比你想象的多。不过你别担心,朕和世宗肃皇帝、神宗显皇帝不一样。朕不担心阁臣与内廷交好,因为你是朕的弟弟,而魏伴伴则是朕的心腹。
    你们合则两利,能助朕掌控朝廷、重振大明雄风;但你们分则两害,如果互相攻诘,不仅影响朝政运转效率。还容易被外人趁需而入,到时朕和你们开创的大好局面就要付之东流了。
    诚弟,朕知道你向来不喜欢低头,为了朕,你就委屈点。和魏伴伴和解吧。晚上去,马车上的东西就算是我送给你的,你去转送给魏伴伴。
    所谓礼多人不怪,魏伴伴性贪,收了你的礼虽然不一定会和你和解,但至少有一段时间不会为难你。到时,我再居中调解一下,你们就言归于好吧。
    对了,你弄了一马车的礼物给朕,那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呀?”
    “蛇酒。贵州多蛇,而且多毒蛇。据说用蛇泡制药酒,有病能治病,无病可以健身,所有我就做了一些,献给皇上。”
    一听蛇酒能治病健身,天启皇帝来了兴趣,略带点羞涩地问道:“朕晚上……晚上有点精力不济,喝蛇酒有效果吗?”
    朱由诚想了想,决定编一个善意的谎言,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很多都是心理因素作怪。
    他故作神秘地说道:“谁用谁知道,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天启皇帝哈哈大笑,道:“那先把马车上的礼物卸下一半,魏伴伴没有下边,喝再多蛇酒也没效果。”
    张嫣皇后见天启皇帝笑得开心,问道:“皇上和朱大人说得如此开心,究竟在说些什么,能不能说给臣妾听听呢?”
    天启皇帝神采飞扬,道:“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反正今天朕的心情非常高兴,那就召你前来侍寝吧。”
    张嫣皇后大喜,众嫔妃不由用又羡又妒的目光看着她。
    最近一段时间,天启皇帝的身体不太好,精力大不如从前,一直没有召嫔妃侍寝,想不到今天突然来了兴致,却只点了皇后的名。
    朱由诚弹了个响指,一名侍卫过来。
    朱由诚附耳说了几句,侍卫心领神会,旋即带着几个人悄悄地从车下搬下许多蛇酒,放进天启皇帝的寝宫。
    这顿饭一直吃到红日西斜,众人这才意兴阑珊。
    信王和朱由诚离开皇宫,在宫门口,却发现客青青和马云娘正在那里等候。
    信王不由奇道:“你们怎么在这里?有什么急事吗?”
    马云娘红着脸说道:“倒没有什么急事,只是想问一下,诚哥上次那封奏章,皇上同意了没有?”
    马云娘说的奏章就是朱由诚请求皇上赐婚,让客青青和马云娘同时享有平等的正妻的权利的奏章
    信王心中暗乐,脸上却装出失落的表情,说道:“皇上大怒,说临阵收妻是重罪,应当军法从事……”
    马云娘急道“怎么能算是临阵收妻呢?临阵收妻指的是把敌方的女将抓回来当老婆。可我不是敌方的女将,我是朱燮元大人麾下将军的女儿。”
    “我也是这样说的呀,可是皇上就认准临阵收妻的事了。”
    马云娘泫然泪下。
    信王叹了一口气,似乎对马云娘怀着无限的同情。
    不过,他接着口气一转,说道:“皇上就是仁慈啊,他说诚哥哥功劳太大,临阵收妻也可以。皇上过段时间就会颁下圣旨赐婚。不过先别得意,皇上说得等三年以后,让你们尝尝看得见却吃不到的滋味。”
    马云娘的泪还没有干呢,听到信王最后一句话,真是哭笑不得。
    客青青笑了起来,挽着马云娘的手,道:“云娘姐姐,现在终于有了消息,咱们可以逛街去了。走,我先带你去看胭脂水粉……”
    说着,客青青便把马云娘带走了。
    临走时,客青青告诉朱由诚,马云娘的住宿由她安排,不用他操心了。
    看到二女如此亲热,信王不由说道:“诚哥哥,看来你真是捡到宝了,两个夫人竟然和睦相处,真是羡煞旁人哪。”
    朱由诚乐得眼睛都变成月牙了,嘴里却一个劲地客气。
    不过,快乐总是特别短暂,很快朱由诚就乐不起来了。
    因为天启皇帝一直没有下令开工建设信王府,所以信王在北京一直住在儿童乐园,而朱由诚怕自已身上的杀气惊扰了在儿童乐园游玩的孩童,坚持回到朱府,所以朱由诚、信王兄弟俩便在一个路口分别了。
    行走在归家的路上,马蹄声声,车轮滚滚,朱由诚都快被摇晃得睡着了。
    突然,马蹄声住,一个人拦住了马车的去路。
    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拱手说道:“朱大人,厂公大人有请。”
    厂公大人就是魏忠贤,因为他现在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提督东厂,所以别人都称呼他为厂公。
    朱由诚轻叹一口气,终于来了,他一直在回避的问题终于到了解决的时候。(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