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第三六三章 当麻与三个女孩的小剧场

  “谁叫历史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呢?说句老实话,我从心底对你们的愚蠢行为感到悲哀。”作战暂时告一段落的辛西娅坐在白金汉宫门口,对被部下五花大绑从手脚到嘴都贴上封印的骑士和女仆魔法师们如是说。

  这时,附有通信术式的手机亮了。

  她拿起看了看来电显示,就放到耳边应声道:“理查吗,你那边这么快搞掂了?”

  理查:“你那边也很顺利不是吗?”

  辛西娅:“剩下这些骑士和女仆都是不中用的三脚猫,居然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可你那里不同吧。王室为了都外决战,将能调度的战力都拉走了,可科隆尊那个大恶魔还留了不少被干涉的内心的战力在伦敦添乱不是吗。怎样,黑矮人的神器可比大英博物馆的馆藏神器好用?”

  理查:“对于修习北欧体系的我等来说,自然前者才是最适合的,不是吗。”

  辛西娅:“哼,说的也是。话说,瓦瑟上哪儿去?今天一直没见他。”

  理查:“他们解决完这里的事就分头直奔巨石阵和处刑塔了。那个团体基本上是把魔法成果价值看得比信仰和性命都重要。”

  辛西娅:“某种意义上真麻烦,将他们当成炸弹投入战场很可靠,可将背后托付这种事打死都做不出来。”

  “轰!”这时,西敏寺的方向传来一阵爆炸声。

  “………………”

  他们有些无语,已经没有和上条当麻为敌必要性的他们被克劳恩皮丝通知没必要再过于干涉上条当麻的行动了。可没事找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啦——上条当麻是个不幸的人。

  理查:“不论他的右手有着怎样的力量,都是那种程度的少年,上条势力也是凭借感情行事,反而没办法靠金钱和权力收买的团体,用得好却是能得到中奖的感觉了。”

  辛西娅:“你打算要利用啊?既然那个人成功将欧提努斯拉入伙,确实该利用下。”

  理查:“你去吧。”

  辛西娅:“……啊?”

  理查:“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上条势力凭感情行事,面对青春期少年当然是你这种比他小两三岁的年轻美丽女性更合适吧。如果你有更好的提案就另说了。”

  辛西娅一时开始思考,她在场的部下大都是走在街上不怎么起眼的一群古板或狂热脑家伙,或许和她们的表世界职业有关吧。清教北美支部带来的部队明明有一堆即使用朴素的修道服遮盖也掩饰不了靓丽的修女啊,该举谁比较好呢?

  “教堂这边要处理的事还很多,别分走我的部下。而且她们当中也没有谁的职位有资格知道能处理这事的情报。”不等辛西娅回答,理查就当场否决了。

  “很好,你赢了,我去。”辛西娅带着愠色说着,放下手机站了起来,简要交代部下后就跑向西敏寺。

  于是,视线转回现在的西敏寺——

  “明明骚动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现在是我们在负责维持秩序,你们在这里做什么?”用火墙隔开了双方的辛西娅对他们喝道。

  “那边的人破坏了我对朋友的治疗,出于自卫我必须驱逐他们。”亚娜莎立刻回答。

  她对伦敦的王室清教到底怎么样了是丝毫不关心,皇家天文学研究机构原本也是王室魔法侧的组织,既然他们设法和表世界维持了稳定,那她就将此当成基准点进行控诉。

  当麻则拦住想要放声的美琴,低头哈腰认错后,抬头请求:“拜托了,我没办法做什么补偿,只能拜托别人了,叫救护车也好,会治疗魔法的魔法师也好,救救她的朋友。如果有我能做的事情,就告诉我。”

  美琴小声责备当麻即便这次确实是他们有错,可也不应该每次都这样,当麻则反驳这里的骚动也许是丹麦之行的延伸,加上辛西娅有过一面之缘,还是芙兰皮丝的同伴,所以应该抓住可以说话和合作的机会。

  辛西娅表示可以帮亚娜莎看看亚妮拉的状况。

  构筑绝非易事的仪式场被破坏,不怎么信任王室和教会的亚娜莎也只能保持着警惕心答应了。

  “原来如此,”辛西娅进行检查后说道,“从血管直到深入骨髓的伤害啊。如果是要救命,你的仪式构筑是正确的,不过没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总之先让上条当麻用右手摸一下中招时被命中的部位,将侵蚀生命的‘门’破坏掉。”

  亚妮拉表面并看不出外伤,亚娜莎有点咬牙切齿地指了指亚妮拉的胸。

  当麻救人心切,刚伸出手,就发现魔女和哔哩哔哩中学生的散发的气息有点不对。

  “喂,救人要紧,上条先生才不会对这种贫瘠的小学生身材感到兴奋啊。”

  说了这么一句臭话的结果是“啪”的一下被亚娜莎在脸上做了个巴掌印,至于来自美琴的电击,当麻已经轻车熟路用右手打消了。

  “这位辛西娅,隔着衣服摸行吗?”

  “肯定不行啊,虽然她的衣物附魔在内侧不会轻易粉碎衣服,可右手接触不到伤口就没意义了。”

  这又引来了两个看人渣的视线。

  “还有,你还没资格把我叫这么亲热。”辛西娅冷着脸补充说。

  “额……可你的姓氏实在太难念了,上条先生记不住…………”

  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当麻被蒙住眼,给亚娜莎牵住手臂再三强调不准把触感记下来,可因为视觉封闭,反而让当麻感到很困难。

  消除了魔法的熟悉感觉传来,同时还有那贫瘠似乎都能感受到一根根肋骨的皮肉,到底是平时吃太少了还是魔法造成的副作用呢,当麻不得而知,不过光滑度实在很不错,用了什么沐浴液……呸呸呸,思想开始偏了。

  “之后按照同样的方法构筑仪式场进行治疗也能暂时恢复到能正常活动和使用魔法的状态,当然从根部去除最佳建议是直接打倒施术者。开始前,请你出去,上条当麻,理由不用说了吧。”

  “知道了,我出去。”当麻自然理解。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