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女主是软妹呀(短篇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女主是软妹呀(短篇集): 穿书10自己坑自己第一人

    如果再给韫曦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在新婚第二天提议拆新婚礼物的,也绝不会因为好奇打开那个盒子!
    她哪里知道顾青舒那些朋友的太太那么……那么……姑且称作是豪放吧。
    虽然他们婚礼party来的人不多,但礼物却是挺多的,被顾青舒收到别墅内的一个房间里。
    韫曦拉着顾青舒在房间内的地毯上盘腿坐下,拆了好几个昂贵的首饰后,抬眸看向顾青舒,“要不要记下,以后好回礼?”
    顾青舒手肘撑在大腿上,手托着侧脸看她,笑着刮了下她的鼻梁,“不用,我心里有数。”
    韫曦不是那种喜欢管这些麻烦事的人,他包揽她也乐意。
    顾青舒说完又笑,“不过可能要顾太太多给我些零花钱。”
    韫曦嗔他一眼,垂眸看见一个黑色盒子,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哎?这是什么?”
    她拿起来看了看,神情好奇,“这个是——翠西的狗?难道是宠物用品?可是我们没养狗啊?拆开看看?”
    顾青舒扬了扬眉,往她旁边挪了挪,看着她把盒子打开。
    看见盒子里的东西,他愣了一下,继而笑意更深。
    盒子里是一个粉色的东西,一头是圆球形,另一头比较宽,内侧有一圈圈的纹路。
    韫曦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拿起粉色的小东西,“手感还挺好,这是什么?”
    小妻子无知的拿着情趣用品的样子……可爱又让人想欺负。
    顾青舒握拳抵在唇边,咳了一声,抑制住笑意,“曦曦想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吗?”
    他语气太过正经,韫曦压下心里那点不对劲,好奇的眨眨眼,“是做什么的?”
    顾青舒轻笑,“那我教你怎么用。”
    他倾身把韫曦推倒在地毯上,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吻住了她的唇,又按着她的手腕,双腿夹着她的,让她不能动弹。
    “唔唔唔?”韫曦这会儿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就白网上冲浪这么多年了!
    ——事实上她第一眼没认出来已经是白冲浪这么多年了。
    顾青舒吃着她的唇,感受到她软化下来,膝盖分开她的腿,手在她腰间抚过。
    她穿着宽松的居家服,裤子连带内裤轻松的被男人褪下。
    顾青舒轻啄她的脖颈,隔着柔软的奶罩揉她的小奶儿,抓捏,按着顶端的乳尖儿转圈。
    下面的手毫无阻挡地跟腿心接触,揉开软热的花瓣,在缝隙滑动,圈揉花蒂。
    韫曦喘着气,腿不自觉的屈起,只觉得身体热了起来。
    房间内光线明亮,窗户偶尔灌入海风,吹起窗帘翩飞。
    他们就躺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她下身裸露,一低头就能看见凌乱的衣物,还有男人抚摸自己的手。
    就算知道岛上没有其他人,也难免羞耻。
    这样一想,穴口好像又往外吐了一口春液。
    她的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企图让他停下来,“我、我知道那个是做什么用了!”
    顾青舒笑了一声,舔了舔她的唇角,一路吻至耳后,含着她的耳垂轻声道,“但我想用。”
    “那你自己、自己用——唔。”
    他咬了一口她的耳尖,换来她一声轻呼,又安抚的舔了舔。
    “我们可以一起用,好不好?”
    手指进入穴口,稍稍一动就勾出一汪春水,内里穴肉温暖紧致。
    男人下身紧绷。
    偏偏他的小妻子声音软软的,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媚意,“一、一起用?”
    “对,一起用。”
    他跪在她两腿之间,把她的腿分开,亲了亲她的小腿,穴口又加了一根手指,抠挖出更多春水。
    顾青舒拿起一旁的按摩器,将手上的春液抹在上面,把较细、顶端膨大的那一端抵在不断翕动的贪吃小嘴处,慢慢往里送。
    东西比较细,又抹了她自己的春液,进去的很顺利。
    它是弧形的,有弹性,另一端粗大一些、内里有圆形纹路的恰好落在她的花蒂处。
    顾青舒调整好位置,又拿出盒子里的“椭圆形金属物”——其实是遥控,“准备好了吗宝贝?”
    被异物入侵的感觉很奇怪,韫曦抓着他的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不要这个,要你好不好?”
    顾青舒眯眼笑,安抚的亲她的脸,“宝贝尝试一下不同的快乐,不会有事的。”
    他按下按摩器上的开关,按摩器动了起来。
    甬道内的部分不停的震动,摩擦着紧致敏感的穴肉,外面的部分在花蒂上拍打,二重刺激让韫曦不自觉的抓紧了地毯上的绒毛,双腿绷直又屈起,发出好听的喘息声。
    顾青舒控制遥控器,变换着震动和拍打的节奏,一边吻她的唇,吃她香甜小舌,又起身将她的上衣连带奶罩推到胸口上方,露出两团颤颤巍巍抖动的奶团儿,奶尖儿早就立了起来,他揉一边,吃一边。
    “嗯……不、不要了……”
    胸口被男人时松时紧的吸,穴口不断的嗡嗡震动,春水从穴口涌出,阴蒂连带着花瓣被不同节奏的拍打着,她完全预料不到规律,只能被迫的接受突如其来的快感。
    她大口喘气,忽然绷直脚尖,小穴不断紧缩,吐出一股又一股的春液。
    阴蒂处的拍打延长了她的快感。
    从高潮中回过神来,下身的震动和拍打还在继续,她嘤咛了一声,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着穴口,轻轻戳弄。
    顾青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了衣服,撑在她上方,架着她的腿,昂扬的肉棒对准了她还在流水的小穴。
    她瞪大了眼睛,“不、不行!”
    还有东西在里面呢,怎么能插进去!
    他捏了捏她的臀肉,“没事的宝贝,里面的东西很细,宝贝小穴很厉害,能吃的下的。”
    韫曦哭哭:我不想要这种厉害。
    总之,这男人的温柔在这时候是不管用的。
    韫曦红着眼睛一脸情潮、哭唧唧的样子只会让他更想欺负她。
    更有温度也更粗的大家伙送了进来。
    刚高潮完的穴肉积极的攀上了它。
    男人性感的闷哼一声。
    里面东西的震动连带着他的东西也在震,抽插时有不同的快感。
    他托着她的臀,变换着方向往里狠狠的肏,每一下都重的让让韫曦发出可爱又娇媚叫声。
    她胸前两团晃的他眼馋,顾青舒压着她的腿,一边往里肏一边吃她的奶尖儿。
    都这样了,他还有空拿遥控调玩具的频率节奏。
    “慢、慢点……”
    韫曦抓着两旁的地毯,控制不住的发出喘息和嘤咛,爽的眼泪从眼角滑落,穴口被不断的撑开,肉棒吻着里面每一寸软肉,整个小穴都在震动,春液潺潺,下身湿滑,感觉大腿和臀上到处都是她自己的春液。
    边吃奶儿边肏有些不得劲,顾青舒又起来,拔出小玩具,用湿答答的小玩具对着她的奶尖儿按下去,原本拍打花蒂的部分就在奶尖儿的位置拍打起来。
    他的指尖代替玩具揉着早就凸出来的花蒂,肉棒深入深出,重压快抽。
    “不行了……不行了呜……”
    她抓着他的手,摇头,积累的、刺激的快感从四面八方涌来,像是潮水一般将她淹没,脑中一片空白,脚尖紧绷。
    男人被湿热柔软的小穴咬的头皮发麻,深吸一口气又肏了十几下,抵着花心深处,跟她一起到达顶峰。
    两人缓了一会儿,顾青舒把小玩具关掉,放在一旁,抱着小妻子,亲了亲她汗淋淋的小脸蛋。
    韫曦无力的躺在他怀里,眼睛还是红的,“抱我去洗澡。”
    “好,一会儿就去。”他拿衣服给她穿上,挡挡风。
    “宝贝是不是喜欢这个?水流的比昨晚还多是不是?”
    韫曦羞恼的瞪他。
    顾青舒笑的胸膛震动,“乖,欲望不是可耻的事情,只要不纵欲无度,偶尔玩点小情趣也挺刺激的是不是?”
    韫曦:“哼。”
    他对她眨眨眼,“我不在的时候,曦曦也可以自己取悦自己。”
    手拍上他的嘴,“你可闭嘴吧。”
    顾青舒抱着她哈哈笑了起来。
    韫曦捶他,“笑什么啊。”
    “笑顾太太很可爱。”
    “哼!!”
    ————
    好久不见~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ṁe. ḉom| wṏo1 8.νɨp